Past Alumni

历届校友
张懿霖
发布日期:2020-05-13

亲爱的学弟学妹们,我是张懿霖,你们的朋友。怀揣着梦想的你们,不论你们是即将要步入大学,还是即将走出国门,作为学长,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努力,未来可期,回过头去,一路繁花似锦。

在北京服装学院国际班学习两年,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学习三年半,研究生毕业,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现实一次一次的证明给我看,面对未来,只要抬着头向前迈步就够了

北服+英国的学习经历,两种教育模式,不同的视角,理念与实践,这种经历都将是我们从其他的地方再难获得的。

我所学的是珠宝首饰设计专业,我在北服的工作台,那个用了两年时光慢慢布置的工作台,至今都还是我的手机桌面,那个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的小小工作室,是我所有的梦开始的地方。在这里,耐心的打磨一件自己的作品,锻炼自己的技术。从设计到制作全部自己完成,也就建立起了心与物的连接,没人再会比你还懂你自己的作品了。

但我们为什么要造物?什么是物?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必须要来英国寻找了。这是一段探究心灵的旅程。当我们抽身从中国这个躁热环境出来之后,也就是当我们把设计这个事情与现实意义斩断之后,我们才能看到为什么我们要造物,为什么我们离不开物。

回头过来,我们在中国的环境下,学习了太多如何尊重一件东西,如何观赏一件东西,如何把玩一件东西,如何设计一件东西,一件东西如何产生现实意义。

但这都解决不了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造物,我们设计的初衷是什么,设计对我们来说是什么,我们要向哪里去,设计又要被我们向哪个方向指引呢?

这些问题,则是我们每一个人要思考的,每个人也会有着不同的答案。这才造就了这个色彩缤纷的世界。设计师是这个世界上很伟大的职业,你我都像是魔术师。

嘿,可千万别小瞧了设计的力量,我曾经在德国旅游的时候,住在一个本是一对夫妻的设计事务所里。失去了伴侣的房东接待了我们,她甚至以一种啰嗦的方式给我们介绍这个房子里的每一个细节,讲着这个房子的故事,每一个细节是如何布置的。当我看着这个房间,所有房屋的结构设计与软装布置,所有的细节都扑面而来,我似乎可以从一个果盘的摆设,餐桌上的一个蜡烛,冰箱里的食品选择,多年收集的唱碟按照作者、年份、甚至唱碟盒的尺寸进行分类的这些种种细节中看到这个曾经住在屋子里的两个人的感情,他们的生活,以及现在独留下的房主通过对于这个房子继续保存着她对伴侣的思念。我不禁感动。

为了表达与纪念,这是我对为什么要造物的回答。

原研哉在《设计中的设计》中说到,现在我们身处的世界被无数的信息碎片充斥,年轻人的对话也总会连着说两遍“我知道,我知道”,好像什么都是理所应当而不用加以思索。而在我们讲出来“我知道,我知道”这句话的时候,思考便停止了。

而真正的设计,恰巧就是对这些“理所应当”的东西加以思考,而不仅仅局限于设计一件“东西”,这个现在听起来可能会比较晦涩,但是这就是我在英国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我也认为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在英国学到的一种思考能力,多问问为什么。设计并不分家,比如我作为珠宝首饰设计师的同时,我还感兴趣于交互,产品和服装设计并且都做了尝试

在英国的三年多,我在谢菲尔德一个城市里度过了本科和研究生。我就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完成了我的人生最大蜕变。这种看似没有新意的生活却让我看到了更多。我在三年多里,见到谢菲尔德拆除了四五栋楼又建起了两三栋楼,清楚的知道,在这三年多里谢菲尔德多了三家咖啡厅,两家生意不错,一家因为位置不好生意一般。我在这三年多里,在顺着一条思路主线学习到底,终于看懂了什么是当代艺术并毫不犹豫的爱上了它。但我很难想象,如果我一直更换学校变换城市,我是否还能获得如今的感悟。在这里每日看似没有变化的生活,恰恰锻炼了我深度思考与观察的能力。

周遭如井,每一口井都对应着一片不同的景色与天空,北京是井,中国是井,谢菲尔德是井,英国也是井。这每一口井中都装着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你我应如水似鱼,在这不同的环境下都体验过之后,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在未来我还是会去各种地方游历,我们都要如此。

设计是沉重的,沉重在设计要真实的改变这个世界,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设计也是伟大的,伟大在我们的作品将会是承载记忆与理念的容器,在未来可以让人们可以通过我们的设计念起那段记忆而感到温暖。

不论未来我们走到哪里,时刻怀有期待与梦想,并且为了你们相信的事情去行动,就足够了。